最新新闻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主页 > 公司动态 > 最新新闻 >

首推4G融合网络:中移动的香港实验

发布时间:2020-09-21

  12月18日,中国移动(行情,资讯,评论)在香港正式推出TD-LTE和LTE FDD的融合网络。该网络由中兴通讯(000063)与爱立信共建,是全球首个能在用户端实现无缝切换的融合网络。

  中国移动香港公司董事长林振辉表示,移动数字洪流已经开始爆发,而由于频谱资源的稀缺,融合网络有助于帮助运营商解决数据拥堵问题。

  今年4月,中移动香港已经商用了基于LTE FDD的4G网络。林振辉表示,该网络在香港已达到了90%以上的覆盖率,与2G网络相当。此次加入的TD-LTE网络能进一步提升原有4G网络的承载规模。

  中兴通讯亚太区及独联体地区副总裁兼技术总监张建国表示:“预计未来越来越多的运营商将会用到融合网络,这有利于TD-LTE的国际化。”

  加速TD-LTE国际化

  在全球范围,LTE的两种制式之中,FDD(Frequency Division Duplexing)的发展速度要快于中国主导的TDD(Time Division Duplexing,又称TD-LTE)模式。推动TDD与FDD两种技术的融合,可帮助中移动拉动TD-LTE产业链发展,避免其陷入与TD-SCDMA一样的被动局面。

  据记者了解,目前在全球已经有两张网络在建网层面实现了TD-LTE与LTE FDD的融合,分别是波兰的运营商Aero2,瑞典的和记黄埔(行情,资讯,评论)

  “能在业务层面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网络融合,中移动香港是第一家。”爱立信香港及澳门区CTO李仲明告诉记者,用户可以无缝地在FDD和TDD 的网络之间切换,波兰与瑞典的网络则无法做到。

  李仲明介绍,中移动香港的融合网络从今年6月份开始做建网安排,爱立信与中兴通讯各负责TD-LTE无线网络中50%的份额。“这个融合网最大的特点,就是能从网络层面控制手机在FDD和TDD之间切换,解决网络拥塞的问题。”

  林振辉引用统计数据表示,2011年移动数据流量是上一年的2.3倍,而智能机的平均流量是上一年的3倍,预计明年依然会保持这样的增速。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移动香港提前进行了TD-LTE与LTE FDD的融合试验。

  林振辉认为,由于融合网络的推出,4G的产业环境比3G更加成熟。而在为流量负荷寻找出路的压力下,4G也会迎来比3G更快的发展。

  “融合网络的建成,对促进TD-LTE的国际化有重要意义。”张建国认为:有大量的运营商手中同时握有FDD与TDD的频段。

  TD-LTE的市场占有率比较小,全球大部分运营商升级LTE时采用了FDD制式。随着数据业务的快速发展,FDD的频谱资源将难以满足用户的流量需求。“FDD一定要对称频谱,资源已经所剩不多。” 中兴通讯TD产品副总梁明表示,而TDD技术则能利用上已有的零碎性频段。因为频谱资源稀缺,张建国认为“2013年会有更多的运营商对TDD感兴趣。”

  李仲明预计,“2013年很多国家的电信管理局,或者是当地的运营商,都会提出把TDD拿出来作为LTE的应用。再进一步会仿效中国移动香港的做法,运行FDD与TDD的融合网络。”

  终端不是瓶颈

  据记者了解,目前上市的能支持TD-LTE与LTE FDD无缝切换的终端数量并不多,除了中兴和华为有相应的产品推出,还有上海的数据卡公司德明。

  林振辉认为,这并不会成为TD-LTE的发展瓶颈:“在2G转向3G的过程中,终端是制约产业发展的关键,手机需要从功能机向智能机换代”。而3G转向4G,终端仅是在网络层面“升级”而并非“换代”。

  目前中移动招标的TD-LTE终端中,已要求全部厂商都支持包括2G、3G以及LTE的TDD、FDD在内的全部制式。梁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目前多模手机的成本略高,但“上规模之后,成本增加可忽略。”

  李仲明告诉记者,爱立信也在两方面配合LTE多模终端的成熟:“第一是终端测试中心,我们跟全球很多芯片厂家做早期测试;第二是建立了智能手机实验室,在手机操作系统、应用层面进行优化,而不是仅做无线通讯的测试。”

  张建国则认为,无论是网络层面还是终端层面的努力,都是为了提高用户体验。“比如在2G时代,打电话和数据业务是不能并发的,必须要先断掉一个。”张建国表示,如果现在切换网络还需要手工切换或者断网关机的话,“这对用户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而中移动香港融合网络的建成就解决了这一问题。根据中移动香港有限公司董事及行政总裁李帆风的现场演示,用户在网络进行TDD与FDD之间的切换时,下载数据并不会中断。

  据林振辉透露,明年中移动会在内地继续TD-LTE的扩大规模试验,预计基站要比今年规模翻10倍,达到20万个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