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主页 > 公司动态 >

南都发布《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与垄断观察报告

发布时间:2019-03-15

南都发布《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与垄断观察报告

  南都讯 12月25日,由南都大数据研究院反垄断课题组(以下简称“反垄断课题组”)出品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与垄断观察报告(2008—2018)》(征求意见稿)在京发布。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正式实施第十年。值此之际,南都大数据研究院反垄断课题组选取2008年至2018年间,互联网企业竞争中发生的垄断纠纷、引发社会对垄断纠纷担忧的40起样本,以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竞争中涉嫌垄断行为进行观察分析。

  40个样本里7个涉及限制性交易

  反垄断法实施的这十年,也是中国互联网行业急剧发展的十年,在此过程中,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逐渐激烈。

  从40个案例发生的时间来看,2008-2013年底,互联网行业竞争中涉嫌垄断的案例为8起,2014-2018年底,共发生了32起。其中2014年、2017年发生的案例最多,分别为8起、13起。

  40个案例涉及互联网企业的市场规模也相当可观。搜集公开数据分析显示,有20个案例涉及的互联网企业,所占市场份额达到30%以上,占整体样本案例的一半。

  报告认为,“寡头竞争”逐渐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的一个特点。在一些互联网细分市场领域,已出现寡头或双寡头。

  限制性竞争突出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十年间呈现出的另一个特点,报告的40个样本里,有7个涉及限制性交易,占总样本数的17.5%。

  “二选一”现象在限制性交易中尤为明显。样本里的7起限制性交易案例中,就有5起涉嫌“二选一”问题。

  企业热衷“跨界” 给反垄断执法带来挑战

  近十年来,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跨界竞争愈发激烈。通过十余年布局,互联网企业之间的跨界竞争已涉及衣食住行等各个领域。

  互联网BAT通过并购、合作等方式,将企业生态布局渗透进大众的日常生活,使之与人们生活形成一种交错相连的依存关系。企业间的竞争,已不是单纯的产品之间的竞争,而逐渐演化为以用户资源为核心的互联网生态系统之间的竞争。

  在40个样本案例中,阿里巴巴的主营业务为电商,跨界业务涉及金融、物流、影视、外卖、出行、医疗、旅游等领域;腾讯的主营业务为社交和游戏领域,跨界布局涉及物流、影视、音乐、文学、外卖、出行、旅游等;百度则主营搜索,并在人工智能方面有大量投入,其跨界业务还包括影视、音乐、外卖、出行、旅游等。

  这种不断模糊行业边界的跨界竞争,给反垄断执法带来新挑战。就此,课题组在报告中指出:当互联网行业竞争更多表现为流量竞争、跨界竞争时,行业内是否能够出现颠覆式创新力量,成为评估“竞争平衡”的关键。这也是执法监管部门对企业垄断行为监管执法时需要考量的一个关键因素。

  21起并购案仅两起触发行政审查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十年间,中国互联网企业涌不断现出合并浪潮,40个样本案例中21起为并购案。其中,13起属同行业并购,8起为跨行业并购。

  这些并购案中,有18起由BAT直接参与,没有BAT企业背景的案例仅占三席。

  从监管维度进行分析,21起并购案中,仅两起案件触发行政审查:一起为商务部附条件批准沃尔玛收购一号店;另一起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滴滴合并优步中国进行反垄断调查。

  大数据逐渐成“兵家必争之地”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来自互联网、物联网、传感器等各渠道的海量数据已成为企业的重要资产。反垄断课题组观察发现,大数据已逐渐成为互联网行业“兵家必争之地”。

  分析结果显示,在40个样本中,有两起涉及数据纠纷,分别是:菜鸟和顺丰的物流数据纠纷以及华为与腾讯微信的数据纠纷。这两起案例也引起了业内对数据竞争的关注。

  相较于寡头竞争、限制性竞争、跨界竞争、并购突出等互联网行业特点,数据竞争属于一个新特点。围绕数据竞争,也有不少焦点问题。如:如何判断互联网企业数据资源的市场份额界定?如何判定其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这些问题,不仅是中国的互联网反垄断执法的难题,也是全世界共同面临的困境。

  前瞻

  未来中国互联网

  反垄断执法将趋严

  课题组发现,反垄断法实施十年来,互联网行业出现不少恶性竞争行为,但进入诉讼环节的案例并不多。40个样本里,进入到法律诉讼环节的互联网企业垄断纠纷案例仅11个,且八成败诉。此外,有6个案例触发了行政部门介入监管,通过审查、调解等方式予以规制。还有23个案例被媒体报道和关注,未触发法律诉讼或行政部门介入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