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主页 > 公司动态 >

民间投资下滑 多因看不见的“政府之手”

发布时间:2020-09-20

  民间投资下滑,多因看不见的“政府之手”

  ■傅蔚冈

  继5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向地方派出民间投资督查组外,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开局首季问大势”中指出,面对一季度中国经济出现的一些新问题,“稳”的基础仍然主要依靠“老办法”,即投资拉动,同时特别指出民营企业投资大幅下降。而这一问题排在了房地产泡沫、过剩产能、不良贷款、地方债务、股市、汇市、债市之首,足见其重视程度。

  民间投资下滑的真实原因

  民间投资下滑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投资增速下滑。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10.7%,但民间固定资产投资5.3万亿元,同比增长仅5.7%,增速落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5个百分点。而在此前,从2013年到2015年的36个月里,民间投资增速一直都高于全社会投资增速。2013年,民间投资增速曾达23.1%,高于全社会投资3.5个百分点。但进入2016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开始一路下滑,从2015年同期的13.6%急速跌落至5.7%。

  二是民间投资在全社会投资中的比重下滑。数据显示,从2006年至2012年,民间投资在全社会投资比重从49.8%上升到61.4%,到2015年民间投资占全部投资的比重达到了64.2%。但2016年一季度数据显示,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降至62%,比去年同期降低近3.0个百分点。

  民间投资为什么会下滑?很多观察家分析有两个原因。一是从去年开始中央财政开始在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上发力,而大型基建项目往往由于投资规模大和回报周期长等原因,民间资本甚少介入,因此民间投资比重下降;二是由于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领域,而这些领域往往存在去产能、去库存压力,所以投资增速下降。

  这种观察不能说不对,但在我看来,该观点属隔靴搔痒,并未触及痛处。假如真是这样,那么民间投资下滑就是属于经济下行区间——也就是长期处于L型的必然特点,国务院也就无需向地方派出督查组。问题出在哪里?在我看来,可能是长期的投融资体制限制了民间投资的活力,从而最高层需要在一周内就此问题数度发声。

  试举一例。就在近日,财新网披露,证监会已经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按照该报道披露的信息,“证监会鼓励上市公司发展实业,例如水泥企业定增跨界做光伏产业是可以的,但跨界做游戏行业的定增就会被禁止。”同时,这四个行业的并购重组和再融资也被叫停。为什么要禁止这四个行业的跨界定向增发?就像媒体说的证监会鼓励发展实业,原因就如很多观察家所说的,目前很多企业之所以要跨界做与主业完全不沾边的虚拟产业,往往是打着并购重组的旗号进行概念炒作来维持高股价,而这最终会损及投资者的利益。

  我们理解证监会的良苦用心,即监管层希望资金尽量流向实体经济产业。但问题在于,很多实体企业目前正承受去产能去库存的巨大压力,没有能力定向增发,或者说即便定向增发成功,也不能说这就是支持了实体经济——因为会加大产能压力。如果证监会没有办法判定实体经济中哪些企业是属于过剩,它自然也就没有能力来判定哪些虚拟行业是属于“炒作”。事实上,证监会既没有能力来判定哪个项目是否合理,也无法判断哪些行业是否合理。而这正是资本市场的神秘之处,通过每个投资者的投票来筛选出自己心仪的企业,和企业一起分享成长的红利,当然也需要承担因此导致的风险。

  是的,目前虚拟产业确实是有虚高的成本,但仅以此为理由来禁止跨界定增,则又属于一刀切的简单粗暴,甚至有可能会损及一些企业的转型升级之路:如果定向增发不成功,那么这些公司自然会缩小投资规模,而这一切最终会影响民间投资的增速和比重。

  活力来自市场公平竞争

  事实上,每一个新兴行业的兴起,大都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从不被人关注,到大量资金进入,然后市场充分竞争,最终剩下少许几个企业。以上一轮互联网泡沫为例,2000年3月,以技术股为主的NASDAQ(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攀升到5048,而在其后的两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不断下跌,从2000年3月到2002年10月间,IT业界共约蒸发了近5万亿美元的市值,但更需要注意的是,现在如日中天的很多企业也正是借助于这一轮泡沫崛起,比如搜索引擎巨头谷歌、电商业的亚马逊、影视业的Netflix、互联网支付的Paypal……可以说,每个企业的崛起背后都有更多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失败,也会有更多的投资者失利。